【自由談】“對話是人性最美好的姿勢”—《面朝大海》觀后

“對話是人性最美好的姿勢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舞臺劇《面朝大海》觀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方向真

看完舞臺劇《面朝大海》在上海(人民大舞臺)的首場演出,竟然一時無語。這個劇足以使我用一年的時間來回味!

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”,此劇從海子這頗具代表性的詩句來展開對海子的解讀。它揭示年輕的詩人海子的靈魂與追求,同時也呈現一代精英詩人或者說理想主義者的心靈和聲。劇中采用了海子、駱一禾、屈軼(本劇編劇、導演、音樂創作)、佟子恒(海子的扮演者)四個人的詩。

此劇幾乎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。屈軼說:“目前的劇本是好幾十稿了,原來的劇名是《走進比愛情更深邃的地方》,一次次做減法,慢慢變成現在的樣子。”此劇濃郁的詩意,劇情及人物情感的自然圓融的銜連,舒適的恰到好處的節奏掌控,演員打動人心的出色功力,以及舞蹈、鋼琴伴奏、舞臺聲光裝置諸項藝術的綜合展現,竟然都完美得無可挑剔!

“對話是人性最美好的姿勢”,《面朝大海》以海子的話做主題,讓劇中的海子、海子的母親、海子愛的女孩子、舞者(海子的心靈)、串講者展開多視覺的對話,求得對海子詩歌深度的、藝術的多元的解讀。而且,演員還引領觀眾參與海子詩歌的朗誦,又增加了劇中情境人與現場觀眾的對話維度。演員與觀眾的互動,調動起每一顆詩心,整個劇場溫馨、純潔、一派感動。屈軼的理念是“希望通過我們的行為方式,追求內心覺知”。

演出謝幕時,導演屈軼出現了,她手持話筒,介紹她的團隊的每一個成員,與演員們一同向觀眾致意。她的嗓音很好聽,有很強的感染力。這個小姑娘模樣的大才女,不可思議地身兼編劇、導演、音樂創作于一身。且著三個角色都是近乎極致的出色與完美!

觀眾離場后,我邀屈軼到劇院的化妝室,乘興而聊。先是零星的隨意的話題。我說,劇中那個鋼琴演奏者樂感很好。屈軼說,選鋼琴老師,我不招用鋼琴系的,而求用作曲系的。后者內心的感覺更好。我不需要太嫻熟的技巧,我要的是感覺——能與劇中人共呼吸的、對話的感覺。

她講起選演員。考試時,張巍(劇中串講者)來考試,他說:“老師,我講個故事吧。我覺得交流是最艱難的。”我心想,就是他了。果然,他講的故事很動人,我把他的故事搬用到劇中了…… 屈軼對自己的團隊成員們很滿意。她說,“我還與他們有一個共同的信念——我發現了一個能掌控一切的東西——禪宗。”

屈軼說,因為市場的原因,我們感到了小鮮肉、老辣肉對我們的沖擊。但是,我們做精英文化絲毫都不會動搖。“詩心向光,人心向善”,該是我們的藝術信念了。《面朝大海》還有一個隱形的人物——詩人駱一禾。他的精神在推動此劇。他說:“我在一條天路上走著我自己”。

當年高考,屈軼差點報考中央美院,后來她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畢業,又到英國讀戲劇電影制作,回國后就出了第一本詩集。她執導的第一部作品——詩樂舞劇《亞洲銅》,作為中意文化交流的重頭作品,2011年9月在羅馬上演。我猜想她如此的藝術跨界,必定有海量的閱讀支撐。果然,她說她離不開書,中國現當代文學大家的作品幾乎都讀過,她還喜歡康德、尼采等人的哲學…… 與屈軼面對面交談,你會驚異于這個身形單薄的小女子何以竟有如此大的能量,創作出如此神完氣足的作品。《面朝大海》的核心人物如此,此劇的完勝也就是必然的了。

但是,從她身上看不到一絲毫的霸氣。她的聲音柔和好聽,有坦率和真氣流暢在里面。與她交談的愜意,正來自彼此感應到的內心的覺知。此刻,我有又想起海子說的——“對話是人性最美好的姿勢”。

暫無評論
我要湊熱鬧
您還未進行登入,請登入后再進行評論! 登錄| 注冊
客服軟件
live chat

版權所有 藝票通 Copyright @ 2014 All Right Reserved 滬ICP備13035989號

上海亞華湖劇院票務營銷股份有限公司 服務全球華人的大型文化演藝票務網站

 

為您提供各類文化演藝服務

客服軟件
live chat
今天新疆18选7开奖结果